当前位置:

小业务大作为 湖南省农信系统以颗粒归仓精神做强普惠金融

来源:红网 作者:肖娟 洪樱 编辑:吴芳 2020-05-28 22:03:48
时刻新闻
—分享—

1.jpg

湖南省农信联社党委书记赵应云(右二)和农商银行客户交流。

红网时刻新闻记者 肖娟 通讯员 洪樱 长沙报道

存款余额突破1万亿元,贷款余额逾6500亿元,湖南省农信系统存贷款余额均居全省金融机构首位,农信系统可谓大;可他们以做小业务为荣,全面发力小额存贷业务,认为一笔笔小存款、小贷款才是他们的主业、正业。

服务三农是农商银行的天职,农村是农商银行有天然优势的主战场。“农信人做业务要有颗粒归仓的精神,下沉重心、做实本土、做透小额、精耕细作、全面覆盖。”全国人大代表、湖南省农信联社党委书记赵应云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要发挥党建在农村金融服务方面的优势,牢牢把握农村金融服务的主动权,发展成为省委、省政府深切期待的农村金融主力军、地方金融排头兵、普惠金融领跑者。

乐做小生意 他们已经做了几十年

“我们做普惠金融,做的就是小额贷款。”李寿树在浏阳农商银行(曾经为浏阳农信社)工作35年了,现任浏阳农商银行董事长。小额贷款有多小?据他回忆,“上个世纪80年代,当地很多居民到农信社贷款2元、5元。”

农户贷款2元、5元用作哪方面?对于记者的这个疑问,他介绍,主要是用在生产生活物品的购买上面,如种子、化肥、农药等。到上个世纪90年代,贷款几元的不多见了,但是贷款几百元、几千元的人仍不少。

其中,不乏从市场中掘金不断做大的企业。“今天的农民,明天的商户,后天的企业家”已经成为浏阳农商银行总结归纳的一种现象。

今年57岁的罗先生就是其中的一个典型。“17岁那年,我在农信社借500元创业起步。”40年过去了,如今他已成为浏阳当地一家大型饲料养殖企业的董事长,饲料版块产值11亿、生猪版块产值11亿,存栏生猪6万头,在全省同行业中位居前列。

服务三农是农商银行的定位。今年来,粮食安全成为备受关注的热点。在疫情防控常态化的当下,金融机构如何为粮食稳产保供贡献力量?

家住浏阳小河乡的曾姐是当地的种粮大户,共流转了500多亩农田。流转土地需要付租金,农药、化肥、种子、人工都等着用钱,资金捉襟见肘。

当地工作人员表示:“农户缺乏有效的抵押物,最开始她不太敢开口,跟我们贷款1万多元。随着她流转农田的扩大,目前贷款20多万元。通过支农再贷款,年化融资成本约为4.5%。”

2_副本.jpg

浏阳农商行试点金融村官,打通服务群众“最后一公里”。

如何改变农户不敢贷,不知道从何贷的问题?近日,浏阳农商银行探索开展“金融村官”试点工作,让更多“金融村官”深入田间地头,从而打通服务群众“最后一公里”,满足农村居民融资需求,助力实现乡村振兴。

为草根群体提供金融服务 做企业家的“摇篮银行”

为什么要做不容易起规模效应的小额贷款业务?这与农商银行的主业和定位分不开。对湖南农信系统而言,存贷业务就是主业,做小做散就是定位。

3.jpg

5月27日,长沙农商银行韶山路支行与长沙红星村签约,达成银村合作。

记者见到长沙农商银行董事长胡善良时,他刚刚从该行与长沙市雨花区红星村签约现场赶来。他最自豪的是,如今仍活跃在红星、万家丽、高桥等商圈的许多老板,大多数当年都是从农信社贷款起步,高桥快贷、红星贷、菜篮子贷等富有地域特色的金融产品也应运而生。

说起这些企业家,长沙农商银行的高管很感慨。长沙农商银行行长陈萍萍回忆,“他们的第一桶金基本上都有农信社系统的助力,有的甚至成长为驰名一方的上市公司。这些老板们非常讲义气,那时候电话不普及,到年底了,不论多忙,他们都会到我们这来坐一坐,聊一聊。”

缺抵押、少担保,三农、小微融资可谓难上加难。对承担着支农、支小、金融扶贫使命,与这部分群体血肉相连的农商银行而言体会尤深。

胡善良在一次高桥商圈座谈会上了解到,一些企业家虽然投入大,但由于办理不了产权等原因,在找银行贷款时底气不足,于是寻求民间借贷,反而掉进了陷阱。他认为,作为银行,要为三农、小微、民营企业等金融薄弱环节注入信心。

事实上,近年来,全省农信系统改变观念,全面发力小额贷款,清理和整顿大额贷款,优化客户结构,改变传统垒大户的经营惯性,在全系统树立“小额存款最稳定,小额贷款最安全,支农支小最有为”的经营理念。

观念的转变也带来了阵痛。由于信息不对称、点多面广,普惠金融一直难以解决客户维护、管理成本高等问题,小额贷款怎么做?

陈萍萍介绍,通过管理大力引导发展普惠金融发展,比如,一段时间内停发大项目,鼓励工作人员沉下去做小微业务。“做小、做微是我们农商银行的责任,从历史的发展看,这是我们农信系统未来发展的基石,所以我们要带着使命做、带着感情做小微、三农业务。”

党建引领普惠金融发展 探索适合三农、小微群体的金融供给

如今,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农村金融服务也需要与时俱进。以长沙为例,农民变成了市民,有的甚至成为了股民,在农村经济合作社中入股,一些民营企业发展成独当一面的上市公司等,这些发展和转变都对农村金融服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整村授信、打造信用村等方式把普惠金融送入千家万户。

4.jpg

湖南省农信系统“党建共创 金融普惠”行动启动现场。

如何打破对抵押、担保的崇拜?如何给广大民众提供更加便利、快捷的金融服务?刚刚结束的两会上,赵应云代表带来了多项建议,其中,《关于高度重视普惠金融与地方基层治理深度融合的建议》指出,建议地方党建和普惠金融深度融合,推进农村信用体系建设,搭建金融、电商、物流、民生、政务等普惠金融综合服务平台等,从而有效解决普惠金融服务不足问题。

在湖南农信系统,他极力推荐了尤努斯的格莱珉模式,鼓励全省农信系统员工探索适用于草根群体的金融供给,“捍卫他们贷款的权利”“减少征信白户”,让这部分缺乏征信记录的群体获得更多的发展机会。以长沙农商银行为例,专门针对“白户”推出了“星火计划”,大力提高“首贷户”比例。

湖南作为农业大省,在一些金融服务网点空白区,很多留守老人办理业务不便。近年来,湖南省农信系统推动工作重心下沉,在全省建立了近8000家农村金融便利店,增强农商银行服务基层、服务“三农”的能力;并计划3-5年内在全省推广农村金融服务便利店模式,逐步构建起“综合金融不出镇、基础金融不出村、非现金融不出户”的“三不出”服务举措,为广大居民提供一站式的金融服务。

相关报道:湖南农信系统推出“信贷”组合拳 为民生工程贡献金融力量

来源:红网

作者:肖娟 洪樱

编辑:吴芳

本文为财富频道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money.rednet.cn/content/2020/05/29/7299322.html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财富频道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