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财富频道 > 正文

集分宝“惹祸” “老四家”车险乱象被点名

2018-03-05 09:47:37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 编辑:罗荣

  1天10张罚单涉及867万元,7名高管被撤销资格,5家公司车险新业务被叫停3个月……新春伊始,保监会正在用实际行动告诉保险公司:监管之年,没有最严,只有更严。

  如果只是天价罚单,也许保险业不会为之震惊。真正让保险公司在意的是,这一次被拉出来“抓典型”的是保险业“老四家”:人保财险、平安财险、太保财险、太平财险;外加“打酱油”的紫金财险。

  从体量上说,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1至11月,“老四家”原保险保费收入6224.07亿元,占中资财产险原保险保费收入的66.94%;占全行业原保险保费收入的65.63%;如果算上紫金财险,占比则再提高0.5个百分点。

  保监会的这记重拳打得又狠又准。“老四家”究竟出了什么错?保监会此举有着怎样的弦外之音?车险业务未来到底该走向何方?

  集分宝“惹祸” 新业务被停起风波

  10张罚单中,9张给了“老四家”,分别是人保财险、人保财险四川分公司,平安财险、平安财险四川分公司、平安财险宁波分公司,太保财险、太保财险福建分公司,太平财险、太平财险四川分公司。

  从保监会下发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来看,“老四家”被罚主要是两个原因,一是给予或者承诺给予投保人保险合同以外的利益,二是编制提供虚假报表。归根结底,都是集分宝惹的祸,即与互联网平台公司合作开展积分抵扣商业车险保费的活动。

  以人保财险为例,保监会指出,2016年11月至2017年6月,人保财险在某车险平台开展集分宝抵扣商业车险保费的营销活动。人保财险预付资金向某集分宝公司购买集分宝,某集分宝公司收到款项后将相应数量的集分宝发放至人保财险名下的集分宝账户。人保财险使用上述集分宝,在客户支付商业车险保费时直接抵扣一部分保费。人保财险通过该种模式实现商业车险保费收入2282.47万元,其中,使用集分宝抵扣商业车险保费共计546.68万元。

  集分宝是由蚂蚁金服集团旗下集分宝公司提供的积分服务,集分宝可以当“钱”用,比如,在支付宝合作商户网站(淘宝网、天猫等)交易或在支付宝网站指定的业务场景(如信用卡还款、公共事业缴费等),可在支付时按集分宝兑换人民币的比例抵扣使用集分宝。

  《国际金融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人保财险、太保财险、太平财险都是与蚂蚁金服合作参与集分宝的活动,平安财险则是与另外一家信息公司合作。

  蚂蚁金服有关负责人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没有具体信息披露,一切以保监会公告为准。”

  除了总公司,还有5家分支机构也“栽”在了集分宝上。

  保监会披露,2016年9月至2017年7月,太保财险福建分公司参加太保财险总公司统一在某车险平台开展的集分宝抵扣商业车险保费营销活动,并制定当地集分宝保费抵扣活动营销方案。在此期间,太保财险福建分公司在某车险平台销售车险保单对应商业车险保费收入434.69万元。太保财险福建分公司使用集分宝抵扣商业车险保费共计151.85万元。

  因为集分宝(或类集分宝),“老四家”被罚了397万元,6名高管因此被撤销任职资格,5家分支机构被要求停止接受商业车险新业务3个月。

  上述一家受罚公司有关负责人向《国际金融报》记者透露:“其实,其中一家分支机构的新业务早在春节前就被叫停了,只能受理续保业务,转保、新保业务都不允许开展。”

  三家大型财险公司分支机构车险新业务被叫停的消息一度引来市场强烈关注,甚至引发了个别地区其他机构哄抢业务的情况。

  有个别四川当地的财产险公司销售人员公然声称“因在车险市场,大公司的市场份额太高,保监会为给小型保险公司预留生存空间,特意暂停了几家公司2018年1至3月的车险销售……”并趁机让客户抓紧时间续保。

  对此,四川保监局下发紧急通知,严斥散播行业负面信息行为,明确指出,不得借机对同业机构进行诋毁,不得扰乱市场秩序和盲目拼抢业务。

  财务造假花样多 监管下“狠手”

  除了集分宝,老四家也玩起了“财技”。编制提交虚假报表是他们的第二宗罪。

  2017年7月,保监会发布了《关于整治机动车辆保险市场乱象的通知》,也就是行业熟知的174号文件。此后,保监会便加大了对部分数据指标偏离较大公司的现场检查力度。个别保险公司为调低车险综合费用率,以编制提交虚假报表的手段规避监管。

  以太平财险为例,保监会调查发现,2017年6月,太平财险根据规避车险产品监管的需要,测算了将相关分公司车险综合费用率调节到监管标准以下所需要摊回的分出保费及相应的分保手续费金额,在此基础上向太保财险分出相关分公司商业车险保费40463万元,摊回分保费用22342万元。同时,2017年6月,太平财险从太保财险分入商业车险保费39700万元,应付分保费用21835万元。在上述账务处理中,太平财险和太保财险分入车险保费与分出车险保费金额基本相同,分保费用和摊回分保费用金额也基本相同。

  此外,太平财险还存在调增太平保险集团相关子公司历史保单浮动手续费;向太平保险集团相关子公司分出商业车险业务;向相关再保险公司分出商业车险业务等问题。

  通过上述处理,在太平财险向保监会报送的监管报表中,2017年6月相关分公司车险综合费用率得以下降,其中四川分公司下降幅度最大,为9.3个百分点;2017年7月相关分公司车险综合费用率得以下降,其中四川分公司下降幅度为5.3个百分点。

  玩“财技”被抓现行,“老四家”为此付出了450万元的罚款,同时有一名高管因此被撤销任职资格。

  相比之下,紫金财险的问题最简单。

  保监会指出:紫金财险存在电话销售欺骗投保人的违法行为。2015年,紫金财险在开展电话销售业务中,部分保单的承保录音存在电话销售欺骗投保人的违法行为,主要表现为对相关的法律法规或政策做虚假宣传,以限期促销等阶段性活动为由进行虚假宣传销售等。

  为此,保监会决定对紫金财险予以罚款15万元,对时任紫金财险电商渠道部副总经理(主持工作)尹建桥予以警告并罚款5万元。

  “下一步,上海还会有一家财产险公司被查。”一位资深财产险业内人士向《国际金融报》记者透露,“可以重点关注一下天安财险。”

  商车险三期费改 财产险洗牌在即?

  在这风口浪尖,保监会正在打算启动第三期商车险费率改革。

  “我们接到最新消息,保监会打算找一些公司了解和调研商车险三期费改的方案。”一家大型财产险公司有关负责人向《国际金融报》记者透露,“这次被罚的四川、福建等地分支机构只是一个缩影,河北、安徽等地的情况也不容乐观,根本原因是车险销售费用过高。目前,一些地方的车险销售极其混乱,有失控的可能,保监会希望通过三期费改扭转局面。”

  其实,早在2017年下半年,保险业内就不断传出关于商车险三期费改的消息,但并未得到官方的确认。当时的消息大致为:广西、陕西、青海三个地区全部放开自主系数浮动范围,不再设置自主系数上下限;湖北、深圳、江西、宁波四个地区实施车损险全面型产品试点,在现有的车损险综合型产品基础上,丰富产品体系,同时下调效益附加险的基础保费;五至六个地区将进一步扩大自主系数浮动范围至双0.70,据初步调查,山东、青岛、河北、福建、厦门、山西可能性比较大。

  其中,“三个地区全部放开自主系数浮动范围,不再设置自主系数上下限”让不少财产险业内人士大呼意外,这相当于对这3个地区实现了完全的费率市场化。

  “此举必然掀起车险市场的一次洗牌,一大批中小财产险公司可能不得不转型,甚至‘死掉’。”一家上市保险公司财产险负责人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费率市场化对于大公司而言,可能是机会,但是对于中小公司而言,压力更大了。”

  对此,一家中型保险公司财产险负责人坦言:“一旦费率完全放开,可能像我们这样规模的公司也没有太多机会。大公司的优势明显,毕竟规模摆在那里。费率市场化或许可以大规模降低中介费用,但是也会导致保费充足率大幅下降,这是一把‘双刃剑’。对于中小公司而言,可能需要更精准定位,甚至放弃车险业务,开展其他专业险种。”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