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财富频道 > 正文

全面打赢三大攻坚战一:金融去杠杆 步伐不能停

2018-01-03 09:46:39 来源:经济日报 作者:陈果静 编辑:罗荣

  编者按 改革唯其艰难,才更显勇毅。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未来3年要重点抓好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三大攻坚战。三大攻坚战,都是难啃的硬骨头,也是必须完成的硬任务。中央为打好三大攻坚战明确工作重点和目标任务,作出一系列补短板、强弱项的决策部署,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注入实践动力。冲关夺隘,必须找准突破口。为把各项部署更好落到实处,即日起本栏目将聚焦三大攻坚战,总结发展经验,介绍相关做法,找准发力重点,真正做到落实有策、行动有则——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重点是防控金融风险,要服务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条主线,促进形成金融和实体经济、金融和房地产、金融体系内部的良性循环,做好重点领域风险防范和处置,坚决打击违法违规金融活动,加强薄弱环节监管制度建设。

  此次会议将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列为未来3年三大任务之首,并明确重点是防控金融风险。接下来,哪些风险是防范重点?监管又会如何发力?

  防“黑天鹅”也防“灰犀牛”

  从党的十九大,再到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防风险被多次强调,尤其是金融风险。

  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金融领域处在风险易发高发期。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指出,在国内外多重因素压力下,风险点多面广,呈现隐蔽性、复杂性、突发性、传染性、危害性特点,结构失衡问题突出,违法违规乱象丛生,潜在风险和隐患正在积累,脆弱性明显上升,既要防止“黑天鹅”事件发生,也要防止“灰犀牛”风险发生。

  有人提出,此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并没有反复强调去杠杆,是不是去杠杆就不重要了?还有人把保持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解读为放弃去杠杆,中财办副主任杨伟民认为,这是一种误解和误读,包括去杠杆在内的“三去一降一补”是今后5年都要坚持的任务。

  高杠杆是我国宏观金融脆弱的总根源。2016年末,我国宏观杠杆率为247%,其中企业部门杠杆率达到165%,高于国际警戒线;地方政府债务风险虽然总体可控,但个别地方政府继续通过融资平台公司、PPP、政府投资基金、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违法违规或变相举债,风险不容忽视。

  另一风险在于金融机构的信用风险。近年来,不良贷款有所上升,侵蚀银行业资本金和风险抵御能力。2017年,相关指标虽然有所改善,但仍须保持警惕。2017年三季度末,大型商业银行从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贷款率“双升”逐步变成不良贷款率“单降”,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为1.67万亿元,较二季度末增加346亿元;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74%。此外,债券市场信用违约事件明显增加,这些信用风险影响着国内外对我国金融体系的信心。

  此外,影子银行等风险也同样不能掉以轻心。周小川指出,一些金融机构和企业利用监管空白或缺陷“打擦边球”,套利行为严重。理财业务多层嵌套,资产负债期限错配,存在隐性刚性兑付,责权利扭曲。同时,各类金融控股公司快速发展,部分实体企业热衷投资金融业,通过内幕交易、关联交易等赚快钱;线上线下非法集资多发,交易场所乱批滥设,极易诱发跨区域群体性事件。

  围绕“三个良性循环”发力

  “三个良性循环”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金融和实体经济、金融和房地产、金融体系内部的良性循环。如果循环不畅,有可能导致金融风险。

  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孙国峰认为,宏观杠杆率反映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GDP增长,GDP是总体经济运行状况的体现。实体经济运行中能拿出多少资本来支持金融,就反映在资本充足率上,这两者之间形成一种循环关系,我们希望这种循环关系是一种良性循环关系,这样才能真正防控金融风险,建立防控金融风险的长效机制。

  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明确了防控风险的方向和方式,就是服务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条主线,促进形成金融和实体经济、金融和房地产、金融体系内部的良性循环。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认为,目前这三个方面都存在失衡,失衡意味着双方都有问题,对金融风险,金融系统一端要严防严控,实体经济一端要深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房地产一端要改革完善住房制度和建立房地产市场进一步发展的长效机制。“也就是说,要从实体经济、房地产、金融系统等几个方面来系统发力,才能使宏观杠杆率得到有效控制,才能从根本上防控金融风险。”

  2017年,多项政策已经在围绕“三个良性循环”发力。为引导资金“脱虚向实”,央行于2018年起将对普惠金融实行定向降准,主要是为支持金融机构发展普惠金融业务聚焦单户授信500万元以下的经营性贷款以及助学等贷款,央行将统一对上述贷款增量或余额占全部贷款增量或余额达到一定比例的商业银行实施定向降准政策。

  为抑制房价过快上涨,2017年各地已经因城施策,采取了一系列住房金融等手段,严格控制新增房贷规模,严查信贷资金变相流入房地产领域。2017年11月份,住建部会同人民银行、银监会联合部署了规范购房融资行为。

  为促进金融体系内部的良性循环,2017年,多项政策密集出台,要求金融机构严格控制杠杆率、禁止过度期限错配、严禁监管套利等。如2017年11月份,针对资管业务存在的多层嵌套、杠杆不清、监管套利、刚性兑付等问题,设定了统一的标准规制;2017年12月份,监管层则针对“现金贷”乱象,明确了原则底线,提出了有针对性的清理整顿措施。

  防金融促改革同步推进

  有观点认为,防风险意味着改革将按下“暂停键”。对于改革与防范风险的关系,周小川指出:“应对系统性风险,主题是防范,关键是主动。改革开放是主动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历史经验和未来抉择。”

  2017年7月份,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明确提出,回顾改革开放以来我国金融业发展历程,解决影响和制约金融业发展的难题必须是深化改革。不断扩大金融对外开放。通过竞争带来优化和繁荣。

  周小川认为,改革开放提高了金融体系的整体健康性。一方面,改革开放使得我国基本金融制度逐步健全,另一方面,人民币国际化和金融业双向开放促进了金融体系不断完善。尤其是,随着人民币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我国参与国际金融治理地位显著提升。

  “金融风险总体可控,我们一定能够打赢这场攻坚战。”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表示,改革开放总体而言是增强了中国经济和金融抗风险的能力,在防范金融风险过程中要坚持改革开放,这会提高中国的竞争力和韧性,这是我们改革开放取得的成绩,是我们体制机制建设的基础,也是我们能够打赢防范金融风险攻坚战坚实的体制基础和各方面机构、市场发展的保障。

  “我们会在防风险过程中坚持改革开放。”易纲强调说。(经济日报记者 陈果静)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