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周小川:人民币汇率根据市场调节目前处于合理水平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 编辑:吴芳 2015-06-25 10:42:23
时刻新闻
—分享—

  6月23日,中美第七次战略与经济对话在华盛顿举行。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表示,人民币汇率根据市场来调节,目前处于合理水平。

  记者采访的多位专家认为,以上表态在学界已经达成共识。中期来看,人民币汇率会维持在目前的均衡水平,但随着汇率形成机制的完善,人民币汇率波动性会进一步加大。资本项目可兑换年内有望实现的背景下,进一步放开人民币汇率波动区间以及人民币中间价的日间波动幅度,很有必要。

  人民币汇率处于合理水平

  6月23日,中美第七次战略与经济对话上,在回应美国质疑人民币汇率不合理时,周小川表示,人民币汇率目前处于合理水平。

  “从双边来说,美国和中国的贸易,美方的逆差还比较大,所以感觉汇率不大对头。但是,我们认为,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看法,(货币估值)是要看多边的,就是一个国家对世界所有的其他国家的进出口,也要看商品加上服务,看经常项目总平衡如何。”周小川指出。

  周小川同时表示,中国经常项目平衡在过去高的时候将近GDP的10%左右的顺差,去年和前年降到了2%以下,这两年数字可能还有变化,可以说国际收支比较平衡了。

  “如果以国际收支经常项目为主要的判据,不是说所有人都用同样的判据,但这个还是比较广泛接受的,用国际收支经常项目作为判据的话,中国汇率大体上处于一个比较合理的水平。”他说。

  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告诉记者,国际上将汇率是否合理的标准定为,经常项目占GDP比重不超过4%。汇率太低,贸易顺差增大,表示人民币被低估;汇率太高,贸易逆差就会增大,则是汇率高估的表现。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国际收支经常项目除了1993年全年整体逆差,其他年份全部为顺差。特别是2004年以来,顺差持续攀升,占GDP的比重也快速上升,至2007年达到峰值10.1%。

  但是,2008年以来,中国经常项目顺差的绝对数字和占GDP的比重都稳步下降,到2011年已经降至2.8%。按照国际上认可的4%的合理标准,已经处于合理水平之内。

  此外,温彬认为,中国对美国贸易顺差大也是因美国对中国的很多贸易政策所导致。比如,中国对美国的高科技进口需求十分旺盛,但是美国在这一方面对华还有很多控制和限制,这也是导致中美之间贸易失衡的一个重要因素,所以不能只说是人民币对美元的低估导致了贸易顺差。

  从全球角度看,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全球经济取得再平衡,美国的经常项目逆差也从此前的6%~7%降低至3%以内。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IS)的数据,2005年人民币汇改以来到2014年12月,人民币名义有效汇率与实际有效汇率分别升值40.51%和51.04%,兑美元、欧元和日元分别升值35.26%、34.32%与44.22%。

  5月初,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一份报告中指出,中国的货币估值处于合理水平。这是IMF十多年来首次改变对人民币估值的看法。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院长刘元春对记者说,人民币汇率处于合理水平,这在包括IMF、国际经济研究所等研究机构形成了共识。人民币通过几年的调整,并没有加入新兴经济体汇率随波逐流的贬值中去,而是保持了相对的稳定,这使人民币实际汇率增值很多,学界此前所认为的人民币有低估的质疑基本上消除。

  完善汇率市场化

  周小川23日还表示,目前中国汇率是根据市场来调节的,美国对中国汇率问题的态度整体较为积极。

  刘元春认为,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是人民币资本项下开放的基础,是资本“走出去”的必然选择,也是加入特别提款权(SDR)的重要条件。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市场研究总监鲁政委对本报记者表示,从人民币目前和未来的发展趋势来看,人民币有志于成为未来全球主要货币之一,在这样的背景下,最重要的应该是建立一个市场化的机制,汇率升还是贬值应该由市场来起决定性的作用。

  “汇率自由浮动以后,就可以开放资本项目。否则,资本项目开放恐怕会为中国未来金融危机埋下巨大风险。国际资本流入流出,这是再平常不过的行为,一个自由浮动的汇率意味着外汇市场的供给每时每刻都是平衡的。”鲁政委对本报记者说。

  但是,鲁政委认为,人民币目前的波动率还未达到正常的波动水平。未来改革的方向,一是扩大人民币市场价相对于中间价的浮动幅度,二是要扩大人民币中间价的日间波动幅度。

  今年4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一直在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要扩大人民币双向浮动的区间,完善以市场供求关系为基础、有管理的汇率制度。

  温彬称,从国际收支的角度,完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主要包括三个方面:一是中间价的确定,现有机制还是由做市商报价,未来中间价形成可能更加透明,更能反映市场的变化情况;二是围绕中间价上下2%的浮动区间可能进一步扩大到3%,基本上能够体现每天经济金融变化对汇率的反应;三是央行进一步退出常态化干预,更多反映市场供求的力量。

  人民币汇率何去何从

  今年内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预期实现的大背景下,人民币汇率将何去何从?

  温彬对本报记者表示,目前,6.10~6.20的美元兑人民币汇率基本上是相对均衡合理的水平,但并不意味着没有波动。今后,随着汇率形成机制的进一步完善,人民币汇率将更有弹性,或许会在一定时间内、在一定区间内加大波动。

  刘元春认为,人民币资本项下开放以后,资本流动的幅度会进一步加大,对即期汇率的冲击也随之加大,未来即期汇率的波动会加剧,但中期的汇率依然会在均衡汇率的水平。

  “从中期来看,如果国际收支状况发生根本性逆转,会对均衡汇率带来一定影响。但是目前来看,资本项下的开放,对于中国整体国际收支的状况影响不会太大。特别是近几年,资本项下顺差规模在减少,而经常项目由于进口的萧条导致顺差出现,总体来讲是保持在一个可接受的范围内。”刘元春称。

  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梁红近期在报告中则表示,资本账户开放初期可能面临短期较为强劲的资本净流入(尤其证券投资),以及资产价格和人民币汇率的上升压力。与此同时,从长期趋势看,资本账户开放主要通过国际投资净头寸影响人民币实际汇率,可能边际上带来0.8%的小幅升值,但考虑经济增长,人民币至2020年可能实际升值13.3%。

  但在刘元春看来,以上情况的出现,还要看国际环境,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欧美资本市场状况,目前世界经济出现分化,美国经济复苏良好,9月份可能加息,中国的一些投资收益并不如前几年那么好,可以判断短期内大规模资本流入的可能性不大。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返回财富频道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