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财富频道 > 正文

大小银行争相“公关”央行 定向宽松货币流向存疑

2014-06-20 09:41:52 来源:中国证券报 作者:陈莹莹 编辑:吴芳

  “我们当然知道‘会哭的孩子有糖吃’,但是我们真的没有想到这种事儿,降不降准也是可以沟通的……”一家中小商业银行的高管颇显无奈地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刚刚与央行“沟通”完,对于能否迈入定向降准的行列中,“让我们财务部门提交相关数据,剩下的就是等待了。”

  目前,找央行沟通的银行不止一家。甚至还有大银行试图寻求央行下半年给予更多贷款额度,以便他们“更好地支持实体经济”。

  6月16日,兴业银行、民生银行、招商银行、宁波银行等四家上市银行获定向降准的消息不胫而走。随后两天,重庆银行、哈尔滨银行等地方城商行也接连宣布获批定向降准。毕竟全国还有大大小小银行不止千家,听到这个消息,大家都“坐不住了”。

  业内预期,在银行的强烈“攻势”下,不排除后续其他商业银行也可获定向降准。但值得注意的是,多数专家认为,定向降准这类手段必须用来支持具有真实市场需求的领域。同时,货币政策也不会转为全面宽松。

  小微贷款口径的“博弈”

  定向降准的消息让银行着急了。由于尚未有具体的官方标准,几家银行的相关负责人直言被“弄懵了”。一位股份制银行人士更是直言:“我特想知道他们是怎么沟通下来的,难不成是修改统计口径?”

  根据上市银行2013年年报数据,2013年末,兴业银行小企业客户贷款余额836.56亿元,较年初增长67.42%。民生银行小微企业贷款余额4047.22亿元,比上年末增加877.71亿元,增幅27.69%。招商银行小微贷款余额3155亿元,比上年末增长78%。

  央行此前公告,从2014年6月16日起,对符合审慎经营要求且“三农”和小微企业贷款达到一定比例的商业银行(不含2014年4月25日已下调过准备金率的机构)下调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

   “三农”和小微企业贷款达到一定比例是指:上年新增涉农贷款占全部新增贷款比例超过50%,且上年末涉农贷款余额占全部贷款余额比例超过30%;或者,上年新增小微贷款占全部新增贷款比例超过50%,且上年末小微贷款余额占全部贷款余额比例超过30%。按此标准,此次定向降准覆盖大约2/3的城商行、80%的非县域农商行和90%的非县域农合行。

   若按照上述标准,上述商业银行有多家年报数据并未符合定向降准条件。

   另一边,银行高管忙活开了。前述那家中小行近年来一直宣称“主打”小微企业贷款业务。“如果这次没有获得定向降准,我们的位置就有点尴尬了,接下来的业务要怎么开展啊。”于是,该行的高管连夜开会讨论此事,随后与央行展开沟通。

   沟通过后,该行的财务部门也就忙开了:火速整理小微企业贷款数据。因为很显然,之前几家银行显然调整了小微贷款口径,上报的数据口径与其年报数据口径不一致。但怎样调整口径才能符合定向降准的条件?这是个难题。

   定向降准还是全面扩张

   除了对小微贷款统计口径的疑惑,还有对于货币政策是否全面宽松的猜测。对此,央行在其官方微博中表态:定向降准范围没有扩大,定向降准的范围是符合审慎经营要求且“三农”和小微企业贷款达到一定比例的商业银行(不含4月25日已下调过准备金率的机构),包括国有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商行、农商行等多类机构。

   多数专家和银行业内人士认为,从中长期来看,国内市场并“不差钱”。M2/GDP是常用的衡量金融深化的指标,数据显示,2008年至2013年的M2/GDP分别为1.51、1.79、1.81、1.80、1.87、1.95,且今年5月末,M2同比增速达13.4%,远超同期GDP增速。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敬琏近日表示,定向降准这类手段可以运用,但是最好不要演变为总体扩张的政策。“总体的货币扩张政策,使得现在悬在我们头上的这把剑,即资产负债表的负债率太高、杠杆率太高,变得更加危险。”

   吴敬琏认为,本届政府采取的是稳健的货币政策,“我的理解不是扩张的而是趋向于紧缩,但是这个紧缩的力度是很温和的。至于这种状况应不应该改变,我同意最近央行发布报告中的判断:即总量仍然处于宽松的状态。”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指出,此次定向降准并不会演变为全面降准。数量型工具结构性使用是今年来货币政策的新特点,就这两轮定向降准来看,都符合调结构的目标,对降准的银行业金融机构都设有一定的条件限制。即使再推出第三轮降准,也将延续“定向”这一特点,并不会扩大至所有银行业金融机构。连平认为,在本月第二轮定向降准后,6月信贷数据或将大幅超出预期。

   资金能否真正流向三农小微

   由于资金是流动的,定向降准所释放的资金能否流入三农、小微企业等实体经济发展的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银行业内人士直言,长期以来,我国三农、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根源并不在于银行资金总量的紧张,而在于资本的逐利性导致资金偏向于流入风险更低、回报更高的领域,比如房地产和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等。“我们的市场从来都不缺钱,定向降准并未改变资本逐利性的本质,资金的流向较降准之前并未受到更多约束,因此难以实现资金流向的精准定位。”

   连平认为,下一步的重点是监督和引导降准后释放资金的流向,确保资金真正服务于三农和小微企业。值得注意的是,本次降准所涉及的商业银行以地方性金融机构为主,在当前地市级地方政府融资需求旺盛的情况下,不排除定向降准所释放资金再次流入融资平台的可能。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兼职教授温彬认为,监管部门应加快相关配套措施的跟进,如通过定期或不定期的检查,确保定向降准释放资金的使用途径。在银行相关指标不达标时,应考虑如何回收流动性。

   央行此前表态,将对金融机构执行情况加强检查和督导,评估政策效果,保持正向激励作用。

   尽管此次定向降准旨在鼓励和引导金融机构更多将信贷资源配置到三农、小微企业等领域,但是,连平指出,三农和小微企业等领域信贷风险偏高,商业银行考虑到风险控制,对这两方面的信贷投入会更谨慎。即使有政策利好,三农和小微企业贷款增速也很难长期高于贷款平均增速。记者 陈莹莹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